新春走基层丨穷山沟长出“摇钱树”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1-21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>>>>新春走基层丨穷山沟长出“摇钱树”发布时间:2020-01-1808:19星期六来源:法制日报——法制网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王志堂文/图路旁,行道树笔直挺拔整齐排列;山上,新种油松覆盖积雪尽显倔强;沟底,一串野狐狸脚印沿着河道消失在远方。

  
 

   三九时节,位于吕梁山深处的庆鲁沟,景色分外妖娆。

  
 

   农历小年前夕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来到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,探寻这个深度贫困县的“脱贫之路”。 种树“前几天这场大雪下得真好!刚种的那些树肯定都活了!”“那可不是,等开春大伙儿得加把劲儿,今年争取多种点儿!”1月15日下午,当记者走进庆鲁村村民王丙秀家中时,他正在和村民王玉科谋划着明年的种树大计。 2017年,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,王丙秀注册了庆森脱贫攻坚造林合作社。 合作社由20户组成,其中贫困户达到16户。 像庆森脱贫攻坚造林这样的合作社仅在庆鲁沟流域就有15个。 每个合作社贫困户占比达到80%以上。

  
 

   深度贫困与生态脆弱高度重合,使庆鲁沟和其他沟壑一样,成为“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”的典型区域。

  
 

   庆鲁沟流域总面积万亩,有8个村598户,2014年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00户624人。

  
 

   流水下切、溯源侵蚀、谷坡块体运动共同作用使沟壑纵横成为当地地貌特色。 农作物亩产低,为增加产量盲目开荒加剧水土流失,使小流域生态更加脆弱。 脱贫攻坚战打响后,在多方论证、实地调研的基础上,静乐县委托山西省林业科学研究院编制了《庆鲁沟流域生态修复工程规划》,通过“山水林田路”流域综合治理,将生态保护与扶贫开发结合了起来。

  
 

   几年间,沟内6个村万亩耕地全部退耕还林,种植沙棘、杏树等经济林;8个村的万亩荒山荒坡修建水平沟种植了油松、荆棘来保持水土;15个造林专业合作社吸纳了300多名社员参加,户均年增加劳务收入万元。

  
 

   据悉,项目完成后,流域的森林覆盖率将达到%。

  
 

   “我们合作社去年造林800多亩,人均增收2500多元。

  
 

   ”谈起增收,王丙秀脸上乐开了花。 搬家岩子村村民王静今年很高兴——他们搬家了。 从山沟搬到了县城,从土窑搬到了楼房,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:做饭用电磁炉,吃水有自来水,取暖则有地暖。

  
 

   这个冬天,5岁的小儿子经常光着脚在屋子里高兴地跳来跳去:“这地是热的哩!”看着家人脸上的笑容,“感谢党的好政策!”成为不善言谈的王静说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
  
 

   “这是我家以前的土窑,靠山挖的,四口人挤一眼,窑里返潮,墙皮一碰就掉。

  
 

   吃水得到取水点挑,做饭烧柴。 ”1月16日上午,住进新房的王静拿出手机内存的土窑照片展示给记者看。 住在沟里,通往外界的只有一条土路。 到县城得先步行十里地到丰润镇,然后才能搭上班车,来回一趟得大半天。

  
 

   人出不去,日用品也进不来。

  
 

   买菜买豆腐只能到镇里,为了省事,只能一次多买点儿。 在庆鲁沟流域生态修复工程中,静乐县对沟内除李家会和庆鲁之外的6个村实施了整村搬迁。 根据村民意愿,在县城新建了小康苑和利民小区两个集中安置小区。

  
 

   2019年7月,王静一家通过摇号分到了一套82平方米的两室一厅。

  
 

   拿着拆除旧窑补偿的4万元,又添了两万元,王静将新房好好装修了一番。 前几天,赶上县城家电促销,王静又花了3000多元买了个对开门冰箱。 “今年先买了十来斤肉,没有多买。 ”打开冰箱,王静向记者展示了自己刚置办的年货,“楼下不远就是超市,买菜很方便,要吃咱就吃新鲜的。

  
 

   ”巡山白雪绿松点缀的山间,两名手拿铁锹的老人,一前一后走着,遇到小坡,女的还转身拉男的一把。

  
 

   两人胳膊上戴的护林防火红袖章格外显眼。 “我说你今天甭来了,你非得上来。 这雪还没有完全化,摔一跤不是惹麻烦了!”女的抱怨道。

  
 

   “我是义务管护员,巡山也是我的工作!”男的脖子一梗。 女的叫高计英,是庆鲁村的生态公益林管护员。 男的叫王计堂,自称“义务管护员”。 老两口在庆鲁村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,但得到的回报却微乎其微。 “家里有29亩地,种点玉米土豆和杂粮一年收入也就9000多元钱,国家种粮直补1600元,扣除花费、种子、地膜、农药和雇工费用,能剩个6000多元就不错了。

  
 

   2014年,全家人均收入才元。 ”巡山间隙,65岁的老王给记者算了算账。

  
 

   种地不赚钱,“年轻人外出打工,老年人留守家中,学校里没有学生,田地里长满圪针(方言,荆棘)”就成为庆鲁沟各村的真实写照。 庆鲁沟修复工程开始后,老王留了些口粮地,其余的都退耕还林了。

  
 

   考虑到老两口的实际困难,村里聘高计英为生态公益林管护员,还给他们办了低保,让他们参加了光伏扶贫项目。

  
 

   “现在,虽然种地只能赚近4000元,但光伏收入、护林员工资、退耕还林补贴等加起来能有28000多元,扣除种子、化肥等开销,我们老两口人均能赚13000元。 ”寒风中,老王的脸冻得通红。 “5年之后,你家地里的沙棘、杏树挂了果子,收入还要增加。 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哩!”一旁的庆鲁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王艮海补充道。

  
 

   “可不是嘛!所以我义务护林,每天转一圈儿,这护的不是别的,是咱的‘摇钱树’啊!”说完,王计堂笑了起来,王艮海也笑了。 笑声回荡在山间。 记者手记王志堂责任编辑:吴迪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